《丁丁噹噹》(全7冊)
  作者:曹文軒
  出版社: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 2013年6月
  剛剛過去的2014上海國際童書展,中國當代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創作的“丁丁噹噹”系列小說成為焦點之一,出版方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為此舉辦了“丁丁噹噹”系列圖書發行200萬冊的國際研討會。包括國際安徒生獎獲得者羅傑·米羅、兒童文學評論家劉緒源、彭懿等諸多兒童文學領域的作者和專家做了誠懇真摯的點評。學者們普遍認同,這套童書用一對傻子兄弟的故事折射出了社會的體溫與脈搏,這樣的作品是中國原創兒童文學的一個重要收穫。
  ●兒童文學評論家劉緒源
  曹文軒的“丁丁噹噹”是在中國背景下寫的,在中國,有一種嘲弄弱智群體的民間陋習,這種陋習也根植於兒童的心中。在這種社會現實情況下,作者嘗試進行“傻子兒童”題材的創作,從中我們既可以看到觀念的轉變,這背後有文明的進程,也可以看到作家在發掘智力不健全的人物在心理上的文學實驗。像這樣的文學實驗,放大了兒童文學的空間,它越成功,它所給予我們的啟示就越豐富。
  ●兒童文學作家、兒童閱讀推廣人彭懿
  這是一個關於傻子找傻子的故事,但我們在閱讀這個故事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這兩個男孩兒的種種壯舉,荒唐而傻裡傻氣,我們笑不出來,是因為他沒有一般兒童文學的純美和乾凈,作者沒有濾掉這個時代的社會矛盾。兩個男孩兒的傻如同一面鏡子,照出了深藏在人性當中的醜與美,照亮了世態炎涼。至少在我看來,它不是一部簡單意義上的兒童文學。它的主人公雖然是兩個男孩兒,但圍繞著他們身邊的更多的是大人,而這些大人都是掙扎著活在這個劇烈變化時代中的下層人物。故事雖然有喜劇式的描摹,但絕對不是喜劇,它刻畫的是整個時代的一大群小人物的群像。兩個男孩兒深陷苦境,但每一次都獲得了這些小人物的救助,讓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感覺到了人性光芒。這種光芒儘管微弱,但它燃燒閃亮,讓人感到了一種暖意。如果讓我隨心所欲定義這七本小說,我更願意送它一個名字,暖流小說。
  ●中國作家兒童文學會副主任,北師大教授王泉根
  兒童文學一頭寄托的是童心世界,而另一頭是聯繫著世道人心。曹文軒的新的小說,目標是遠大的。他力圖通過傻子兄弟丁丁噹噹來演繹當代兒童的生活史、城鄉史。我們有理由相信丁丁噹噹系列將會給新世紀兒童文學提供新的兒童形象與新的藝術經驗:關於這個世界的美與醜,關於這個世界的善與惡,關於這個世界的親情與真誠,關於這個世界的金錢與價值,關於這個世界的理解與包容,丁丁噹噹的經歷折射出社會的體溫與脈搏,體現出作家對人性的詩意膜拜與禮贊。
  “丁丁噹噹”系列是中國當代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關註弱智群體的寓言體系列小說。丁丁、噹噹是一對充滿靈性的傻子兄弟,兩個肉體,好似一個靈魂。他們生活在一個常人無法理解的世界里。偶然的機會,他們跨入社會,和世俗世界發生碰撞,演繹出或溫馨或冷冽的故事。“丁丁噹噹”系列共7冊,包括:《黑痴白痴》《盲羊》《跳蚤劇團》《山那邊還是山》《草根街》《黑水手》《螞蟻象》。
  是傻子也是天使
  曹文軒的“丁丁噹噹系列小說”,也許你在讀後面作品時,之前的故事情節已然變得不清晰,但丁丁噹噹這一黑一白兩個“傻子”的形象卻會變得逐漸明朗。如果說讀過“丁丁噹噹系列”的第一本《黑痴白痴》後不免為由於兩個“傻子”的相繼降世,帶給這一家人的許多不公的命運感到傷心難過的話,那麼在讀完最後一本《螞蟻象》後,你就會發現這種悲哀之情已經被一種更為細膩的、更為溫暖的情感所化開,足以觸動心靈。
  丁丁噹噹演繹大愛大美
  將一對“傻子”兄弟作為小說故事的主角無疑是丁丁噹噹系列小說最大的特色之一,在《黑痴白痴》中相互分離後,他們的形象在之後的六部作品中交替出現,相互找尋,演繹了一個個大愛大美、澄澈靈魂的故事。以“非常人”作為作品的主角在中國古已有之,如在《莊子》的寓言故事中出現的“支離疏”,但在中國的兒童文學作品中,這樣的形象還是不多見。明代文學家袁宏道在他的小品文《識周生〈清秘圖〉後》中為這樣人物形象的藝術創作賦予很高的文學意味:“世有拙士,支離龍鐘,不堪事務。頭若齏杵,不中巾冠;面若灰盆,口若破盂,不工媚笑;腰挺且直,足勁而短,不善曲折,此亦人下之至不才也。而一入山林,經至人之繩削,則為龍為象,為雲為鶴,林壑遇而成輝,松桂蔭而生色,奇姿異質,不可名狀,是亦生物之類也。嗟夫,安得至人而與之,竟不才之用哉!” 一個好的小說作者,無疑就像文中提到的“至人”一樣,那些特殊的人物形象,會在他的筆下熠熠生輝。
  缺憾人間,是“傻子”的“山林”
  雖然在丁丁噹噹系列小說中表現出了曹文軒文學創作中一貫的悲情主義,但那些因為物質貧困而看起來不完美的、充滿了各種各樣缺憾的世間,卻成為了丁丁和噹噹這一對“傻子”兄弟的“山林”,他們穿行其間,不僅沒有受到“污染”,反而會為所到之處帶來亮色和生機:《盲羊》中,丁丁對羊群的悉心守護,成了村裡人讓他們那些正常孩子學習的榜樣;《跳蚤劇團》中,灰娃從噹噹身上體會到了兩個男孩之間的真誠的友誼;《山那邊還是山》中,靠盤剝傻子勞工賺錢的黑礦管理者亮疤,因丁丁而良心發現、幡然醒悟;《草根街》來福夫婦,因為噹噹的到來,得到了與兒子生活在一起的溫暖和滿足;《黑水手》中,一輩子都在放養魚鷹的老人,因為有了丁丁的陪伴,臨終前說出了:“孩子,爺爺遇到你,這是爺爺的造化。爺爺一輩子也沒想到過,爺爺走時能有人為爺爺送行……”而《螞蟻象》中,落魄的畫家螞蟻象,正是由於噹噹的出現才給他無望的生活帶來了驚人的轉機。正因為有了丁丁和噹噹這種“非常人”的小說人物,看似苦澀辛酸的故事有了欣喜美好,這樣的兒童文學作品更能使孩子們感受到善和美。再加上出其不意的情節和朴實幽默的語言,使整個作品以一種藝術品的樣子展現在讀者面前,這也正是作者所追求的。
  記得一個中國學者曾經論述過中國人的想象和外國人的想象之間的區別,他說外國人的想象比較重視物質和邏輯上的呈現,比如天使一定要長著一對翅膀;而中國的“天使”則只要腳下有一片雲朵,一陣輕風,一片樹葉就可以成為他們的翅膀,載著他們遨游世界、拯救人類。丁丁噹噹就像是這樣化生在人間的天使,叮噹、叮噹的鈴鐺聲就是載著他們“飛翔”的翅膀,在他們相互羈絆、相互找尋的過程中帶給世間愛和溫暖。
  □書評人 李雲帆  (原標題:“丁丁噹噹”帶來一股暖流,微弱卻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d31kdokca 的頭像
kd31kdokca

保齡球

kd31kdok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