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子,無疑是太陽和嚮日葵的愛情結晶,唇齒與手指的默契配合,讓這溫暖熱情的果仁瞬間迸出又隨即粉碎,只留下質朴的香氣和空虛的果殼……”
  “厚重香濃的醬汁將土豆泥綿密寡淡的滋味馴化,青豆的清甜加上玉米的軟糯滋潤,這質朴的美味蘊藏著阿巴拉契亞山區人們對南方美食的依戀感觸……”
  最近,隨著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2》熱播,食材、饋贈、味道、鄉愁,片中經常出現的這些關鍵詞開始深入人心,一種仿照《舌尖》解說詞的“舌尖體”文字在網上悄然走紅。
  有調侃瑣碎生活的:“在距離家鄉數千公里的北京,四川保姆小張今天起得特別早。連日來她註意到附近的早點攤子的老闆換成了一個山東的小伙子。油條,中國人最熱愛的早點之一,據傳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寡淡的小麥粉與濃烈的熱油碰撞,平凡的食材造就非凡的味道,配上一碗現磨豆漿,就是帶給人們一天活力的完美早餐。”
  有描述家常美食的:“疙瘩湯,把西紅柿切碎下鍋翻炒,化為濃郁鮮香的番茄汁,普通的麵粉加水輕輕一攪,變成雪粒一樣細膩潔白的小疙瘩,與紅蕃茄、綠蔥段、黃蛋花默契配合,造就了軟糯鮮香的非凡味道,大量的碳水化合物也充分補充家人所需。在工作的匆匆腳步之餘,這一碗代代心傳的疙瘩湯,恐怕是最普通又最美好的家常滋味。”
  有追憶親情的:“和平又瞞著志國偷偷給她媽拉去50斤過冬大白菜。無論腳步走多遠,只有童年的味道熟悉而頑固,就像一個味覺定位系統,一頭鎖定了半生操持的賈家,另一頭則永遠牽絆著記憶深處的娘家。有酸爽香脆的腌酸菜作伴,再寡淡的冬日也不會湮滅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豪情,也成為全球和氏宗親對於祖先的共同味覺記憶。”
  有人還借“舌尖體”普及了一把歷史小知識:“在中國飲食史上,兩宋是一個歷史轉折期。良種水稻的引進、農田的開發、精心的育種,以及深耕細作技術的推廣,讓人們從大自然獲得了更豐厚的饋贈,平民的飲食習慣從二餐制演變成三餐制。”
  心理無比強大的股民更是開闢了另一個“戰場”進行自嘲:“收盤了,股民小劉合上電腦,用滾燙的開水泡制一碗騰著熱氣的老壇酸菜面。中國股民更偏愛拉上窗帘,在黑暗中享受這獨特美食。江浙一帶的股民口味清淡,他們往往不加料包,由臉頰自然淌下的熱淚補充恰當的鹽分。他們相信,用這種方式,能夠抹平買在頂部和賣在底部帶來的大部分憂傷。”
  這幾年互聯網上各種新銳文體你方唱罷我登場,“舌尖體”不是第一個,肯定也不是最後一個。
  肉麻臺詞聽了讓人“有想撞牆衝動”的“瓊瑤體”,代表“回車鍵里出官詩”時代的“羊羔體”,訴說自己的遭遇和感受、表達自嘲精神的“咆哮體”,嗲不死你嘔死你的“蜜糖體”,酷似老外說漢語說不利落的“梨花體”,用故作淡定的小資情調、有批發句號之嫌的“安妮寶貝體”,將簡單的事情優雅化、語言無敵冷艷的“知音體”,一句古詩配一句趙本山小品名句的“趙本山體”,戲謔主流文化、彰顯品牌個性的“凡客體”,營造親切愉悅氛圍、超級有愛的“淘寶體”,此外,還有“紅樓體”、“德鋼體”、“方陣體”,“HOLD住體”、“私奔體”、“腦殘體”、“紡紗體”、“藍精靈體”、“高鐵體”、“見或不見體”、“膝蓋中箭體”、“沒砍死你體”……
  這一場場此伏彼起的“全民造句”,通常是源於一個突發奇想的帖子、一次集體惡搞或者是一個熱點事件,用幾十字上百字的語段套用固定句式來調侃自己的職業和生活,表達對現實的不滿,或呼喚社會良知的回歸,嬉笑怒罵,自嘲的苦澀中又不乏機敏和樂觀。
  最能激髮網友造句興緻的,除了一些比較極端的熱點事件和奇葩人物,還有不少是大家喜歡反覆咀嚼咂摸的“好東西”。
  “咦,你今兒買的蛋糕是極好的,厚重的芝士配上濃郁的慕斯,是最好不過的了。我願多品幾口,雖會體態漸腴,倒也不負恩澤。說人話:蛋糕真好吃,我還要再吃一塊。”這是廣為流傳的“甄嬛體”的“蛋糕版”。
  兩年前,隨著電視劇《甄嬛傳》的熱播,劇中“古色古香”的臺詞開始被很多網友爭相效仿,除了在微博上刻意使用“甄嬛體”,還將其引入到日常生活中,憑空製造出無數歡樂。
  為何看似簡單、充滿戲謔調侃意味的網絡文體,能在當下贏得網民如此追捧?
  值得關註的是,網絡文體主要出自80後、90後之手,因此除調侃戲謔之外,還代表著一個時代的特征,很容易引髮網絡群體共鳴。比如“藍精靈體”指向伴隨動畫片《藍精靈》成長的一代人的懷舊情緒;“咆哮體”指向在社會快速變化中被壓抑的情緒;而張嘴就是“親”、充滿甜膩示好味道的“淘寶體”,則反襯出商業社會之下,人們對與陌生人建立溫暖可信關係的渴望……
  另一方面,今天的社會生活變化如此之快,幾乎每天都有新的熱點事件發生,面對這些事件,人們往往有著強烈的表達欲望。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表達出來?不如套用現成的句式,來個舊瓶裝新酒。
  更重要的是,互聯網是個有著巨大吸引力的虛擬空間。在這裡,人們可以反映自己的喜怒哀樂,發泄積累的不平和怨氣,補償難以實現的願望;可以大膽發表自己的見解,貢獻自己的聰明才智,實現自我價值。正如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方毅華所說,網絡文體是一種“集體的狂歡”,享受一呼百應的感覺,有時候比看電視本身還快樂。  (原標題:網絡流行“舌尖體”)
創作者介紹

保齡球

kd31kdok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